永煤违约“黑天鹅”,对股债、银行影响几何?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20-11-18 05:25

  永煤违约“黑天鹅”,对股债、银行影响几何?

  近期河南永城煤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永煤”)债券违约,令债券圈直呼“黑天鹅”。目前事情仍在发酵,债基赎回、一级市场发行取消、银行股下挫等连锁反应,已在上周的市场中有所体现。

  究竟这一事件是否将造成去年“包商银行事件”后那样的“信用分层”?该事件对于股债市场、银行等将产生何种后续影响?

  “以前是不太敢下沉买民企债,只买AA+以上的国企债,现在连国企都受到波及。”一位股份行理财子公司债券投资经理对第一财经表示。但该人士也提及,一般母行对主体资质审核严格,例如永煤这类信用债难以入池,多数公募基金的风控也非常严格。当然,最根本的在于,是不是逃废债、地方政府和财政会否出来协调、信用问题能否解决,这将决定风险是到此为止还是继续扩散。

  国企集中违约引市场担忧

  11月10日晚间,永煤公告违约,大超市场预期,尤其是公司在违约前划出了核心资产,这加深了市场对其“逃废债”的疑虑,直接动摇了信用债券的根基。

  据记者了解,投资者基本在当晚即开始梳理全部地方国有企业发行人,次日开始抛售。更雪上加霜的是,近期这类企业的违约十分集中,包括青海盐湖工业股份有限公司、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等。

  这也直接导致了后续两天其他众多国企信用债遭遇恐慌抛售。与永煤同省的平煤债券跌幅最大,AAA级的“13平煤债”两个交易日从97元跌至76.8元。其他省的国企债均有较大跌幅,云南城投“19云投01”从100元附近跌至87元,河北冀中能源“16冀中01”、“16冀中02”从100元跌至83元附近,内蒙古包钢“19钢联03”从100元跌至90元。另外,清华系的清华控股、紫光,天津泰达集团,宁夏远高集团,河北邢台钢铁,辽宁华晨、本钢等发行的债券,均有较大跌幅。

  “AAA信仰碎了一地。”一众债券圈人士对记者表示。在他们看来,毕竟在10月下旬,永煤刚刚发行了10亿元的中票;政府刚刚进行了重大资产重组,划出了经营不佳的化工业务,同时承诺要给予超过150亿元的注资,优化主业、提升竞争能力。9月底,永煤合并口径有470亿元货币资金,母公司口径有67亿元货币资金,而本期仅是10亿元债券到期。

  “永煤违约得实在太突然,违约似乎对管理层而言成本太低了,而且有些国企并不是非违约不可。”某外资机构的债券投资经理对第一财经表示。

  一级市场也因此受到波及。据统计,11月11~12日,2天内,10只以上债券取消发行。例如,山东的山煤集团原本已经募满的短融“20山煤CP005”遭到市场机构撤量,最终取消发行。

  股债市场风险情绪受挫

  值得一提的是,11月13日,A股市场重挫,上证综指一度跌超1%,收盘跌0.86%,银行股普遍大跌。同时,不仅是信用债下挫,利率债也连日走跌,10年期国债收益率当日收盘飙升至3.291%附近。

  “无风险利率攀升,不仅影响债市,也体现在对股市估值的打击上,包括对银行股。”上述投资经理表示。

  具体而言,如果看到债基大跌,机构或个人投资者很可能出现集中赎回,但不少信用债的流动性较差,在信用债没成交时,为了换取流动性,一般机构都只能先卖流动性最好的国债,甚至是股票,当然这也要根据基金持仓的不同来判断,因此可以看到,13日国债和股市都走势偏弱。信用债震荡引发信用债收益率上升,信用利差也开始抬升,加上无风险利率因国债被短期??售而上行,这会起到压制股市估值的作用。不过,13日尾盘股市和国债都没杀跌,交易员认为,这说明即使有赎回,起码机构在盘中已凑够了现金,市场仍未到太过恐慌的地步。

  就债市来看,机构普遍认为,市场暂时仍难企稳,除了信用事件,市场本身就仍处于“缺钱”的状态,尤其是临近年末。

  不过,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颜色表示,与上两次信用风险事件(2019年包商银行事件和2018年资管新规下的信用风险)对比来看,此次永煤事件有较大区别。上两次都是央行出手解决了流动性的问题,此次真正购买违约信用债的投资者更多集中于非银机构,银行体系内部没有很大的信用风险,演变为系统性风险的概率偏低。“本月月初4000亿元MLF(中期借贷便利)到期,下周又有2000亿元到期,总共6000亿元。由于近期银行资金需求强烈,本月央行或将超量续做MLF。下周续作MLF后,同业存单利率会下降,资金面会变宽松。”他称。

  银行风险可控,后续政策是关键

  值得一提的是,13日银行股下挫打击了市场情绪,也反映了市场对违约事件影响银行资产质量的担忧。但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普遍表示风险可控,更关键的是后续的偿债情况和政策。

  中金公司银行业分析师张帅帅表示,2016年后银行显著压降不良高发行业贷款,比如采矿、制造、批零等,根据机构的调研,大部分银行疫情后对公司贷款进行了彻底摸牌,煤炭业贷款中大约10%被纳入了关注类贷款。同时,2020年信贷投放较快,但主要集中于基建行业,在上半年的新增信贷中,水利、公共事业行业占比提升,房地产行业占比下降。银行表内外授信原则一致,适用于表内信用债敞口和表外理财。

  此外,信用利差走阔有望推动贷款定价加速企稳走高,有利于净息差表现。目前银行估值也已较为充分体现投资者对资产质量的担忧情绪。

  就银行理财子公司的信用债投资而言,多位理财子公司投资经理对第一财经表示,所投债券标的基本都参考总行的风险评级,虽然风险偏好高于表内,但低于其他金融机构,永煤等并不在标的池中。不过,在资管新规出台、非标监管趋严的背景下,银行理财信用债占比从2017年的34.1%上升至2018年末的45.1%,增幅为10.98个百分点,这一趋势目前仍在持续,因此当前也是考验银行理财子公司投资和风控能力的时刻,收益率波动较大的理财产品可能存在赎回压力。多数银行理财子公司反馈,对高评级弱行业的债券投资一直态度审慎。

  随着“国企信仰”逐步打破,各大机构认为,更应该密切关注后续政策出台。2020年央行金融稳定报告专题之一即为大户风险研究,年初也提出鼓励AMC(资产管理公司)积极参与违约信用债的处置重组。中金认为,对于永煤债意外违约、市场质疑逃废债的情况,监管部门反馈对违约债市主体违法违规行为一直是零容忍态度,如发现这类行为,将进行严厉打击,维护市场良好秩序。

  (编辑:张澍楠) 
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